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刘工论坛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刘工随笔:鼓楼印象
1845 次点击
2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19/5/11 10:28: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鼓 楼

    刘 工

    鼓楼,有历史的老城几乎都有,旧时城隅上置放巨鼓的楼房,用以报时或警戒盗贼。这些年,我匆匆走过南京的鼓楼,只是为了换乘地铁。前几天,朋友约我在鼓楼见面,这倒让我在乱哄哄的鼓楼又见识了鼓楼。



    我第一次上鼓楼,是与青涩的朋友喝茶。那是我刚回到南京不久,第一回安安静静的,有一种消遣情致的品茶,感觉是在追赶时尚。如今,茶香的记忆没有了,留下的只有忆起过往的琴声,而当年的青涩朋友也不知享福在哪里。记得当年的鼓楼是高大雄伟的,有些天安门的模样,缺的是金水桥和红墙。据说,当年的鼓楼是击鼓报时的场所,有时也用作迎王、接诏书等活动,堪称明代首都之象征。而今,这些都已失去了意义,鼓楼也成了城市公园。



    坐在鼓楼公园对面的路牙上等朋友,我有些不耐烦。看着门前的石狮子,想想这旧时宫殿、庙观、衙署守门的神兽,有一种不敢喧言的敬畏。俗话说:大门口的石狮子成双成对。这对石狮的面相不仅呲牙咧嘴,脑袋还七窍不通,眼睛又动不得,神情并不可爱,却被视为吉祥物,真让我看不出它的吉祥之处。假如要说说这门前的石狮子,那故事又多了,这儿也不多言语。围着鼓楼是一圈藏在绿茵里的铁栅栏,像一座巨大的坟茔,里面是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青的绿化。我当年在鼓楼上喝茶,年轻人是不多的,去那儿喝茶的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闲人。听老辈说,鼓楼上的茶社是有历史的,早在民国时候,这儿就是对外开放的茶社。那时候,朱自清常来来去去于南京,他在《南京》一文里,说了好多地方,唯独没有提及到鼓楼,也许他太来来去去了,只是以“一个旅行人的印象罢了”。不过,他在文里说:“南京茶馆里干丝很为人所称道”,我却没有亲眼见识过,更别说品尝了。这是我赏读朱自清,又未能感受他闲情记趣的遗憾。

    坐在鼓楼上的茶社里,当年的琴声是我难忘的。记得在茶社的一角,一位抚琴的女子端坐,一曲琵琶《春雨》从她指间潺潺流出,诗意地表现了春雨江南的美丽和曼妙。我是不懂音乐的,好像就从这曲《春雨》开始,我似乎听到的美妙与我的心境怎么也分不开。那也许是我此前听命了号声,仿佛这曲《春雨》融化了坚冰,丝丝融融的给我一种浓情。除了当年的琴声,我还记得茶社的四壁挂着数块名人墨宝,有刘海粟的“明建鼓楼”、舒同的“明鼓清碑”、萧娴的“畅观楼”还有杜平的“心旷神怡”、江渭清的“龙盘虎踞”。如今,大师、将军、政客都魂归故里了,但鼓楼还在,琴声还旋绕在我记忆里。



    如今,鼓楼岗上的鼓楼被高楼大厦包围了,个头也显得渺小许多,但这座朱元璋时代的建筑依旧让人翘首。翘首它建于明洪武、晚清维修扩建、民国开辟成公园、伪政府设鼓楼公园办事处。此后,这座古老的建筑又在文革时期成了“文攻武卫”指挥部,轰轰烈烈后又成了公园。无聊间,我看了一遍又一遍鼓楼公园门前的简介,想想又好笑。没想到这地儿还是“新金陵四十景”之一,后又荣登上“南京新五十五景”之列,真让我有点过火。既然评“新”,何必要把这历经六百多年的建筑群列“新”呢?想必是今人评“新”恋旧吧。我瞎想着,不觉约定朋友的时间已过半小时。其实,等人是我最不耐烦的事,但也只得理解今天的路堵,不好怪朋友不守时。无奈之下,再多瞧一眼鼓楼公园门前的石狮吧,免得耐不住性子。石狮子灰头土脸的,表情还是龇牙咧嘴,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来来往往的路人。陡然间,我不禁为这座封建王朝的建筑而庆幸,索性点上一支烟恭敬,感谢蹲守的石狮子带来的吉祥,看护了这座历史的建筑还未被拆掉,再弄个不伦不类的异物来,那真是“新金陵”或是“新南京”的异域新景了。



    这时,一辆崭新的轿车停到我面前,我羡慕地一看,朋友鸟枪换炮了。上了车,我又望了一眼土木垒砌的鼓楼,我突然有一种啼笑的想象,仿佛鼓楼蹲在岗上像尊笑佛,笑看着全城大兴土木,开膛破肚。也许,这就是今天的南京,记忆里的江南烟雨已被尘土飞扬代替了景致。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时时彩 腾讯分分彩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时时彩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