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动静聚散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孙小果他妈的“爱情”
87493 次点击
346 个回复
动静聚散 于 2019/5/30 7:20: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原创:黑白记

    

    孙小果的“谜”太多 | 央视截图

    作者:苏征

    校对:小鱼

    1982年,云南女子孙学梅和前夫陈某离婚了。依照网络上普遍的说法,孙学梅应该是出生于1950年。

    和许多女子离婚后单身不同,当年32岁的孙学梅离婚时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

    也许是为了彻底摆脱昔日婚姻的影响,也许是为了开始全新的生活,孙学梅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孙鹤予。

    孙鹤予显然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在给自己改名的同时,还将儿子的姓也改姓孙。她1975年出生的儿子此前是不是叫陈小果我们不知道,反正后来的名字叫孙小果。

    鹤予,从这个名字完全可以看出,孙学梅是一个还有点文化的女人,而且还有点独立特行的味道。

    80年代的初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云南昆明尚属于边陲落后地区,一个女人带着儿子毅然选择离婚,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尤其是她还是一名女警察。

    80年代的中国男女离婚,主要原因大致有四种:一是男方或女方觉得自己“鲤鱼跳龙门”了,原配和自己有了距离;二是一方觉得另一方有问题,比如不孝敬父母等原则性大问题;三是女方往往认为男方有家暴等倾向,日子没办法过了;第四种比较少见,但也不排除,比如一方进监狱了,一时半会出不来。

    于陈某和孙鹤予而言,第四种情况可以排除。孙鹤予离婚到底是什么原因,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至于“感情破裂”、“没有共同语言”,都是后来解除婚姻关系的说法。

    另外于那个时代而言,女方一般能带着孩子离开男方,一般要么说明女方家条件远远优于男方,要么说明男方对这个孩子没有多少感情。“重男轻女”长期以来是中国男人的陋习积弊,但这次在孙学梅前夫身上例外了。

    改名后的普通民警孙鹤予开始带着儿子孙小果,过起了单身母亲的日子,这样一过就是十年。十年含辛茹苦,孽子终于长大成人。

    1992年,孙鹤予在42岁的年龄段上突然遭遇了爱情。男方是当时在部队任职团副参谋长的李桥忠。

    这一年李桥忠32岁。仅仅比孙小果大15岁。

    团副参谋在部队属于前途无量的职位,何况当年的李桥忠年龄也很有优势。所以许多人不理解,李桥忠为什么会选择大自己10岁的孙鹤予结婚,何况对方还带有一个“拖油瓶”。

    难道李桥忠也遭遇过婚姻的挫折?或者说李桥忠喜欢孙鹤予穿着警服的那种英姿飒爽?

    42岁的孙鹤予按理说已属半老徐娘,但这似乎丝毫不影响她和李桥忠走进婚姻殿堂。

    李桥忠到底图孙鹤予什么呢?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能理解不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爱情的力量。

    真正爱上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年龄不是问题,家庭不是问题,甚至对有些人而言,性别也不是问题。

    李桥忠其实也挺占便宜的。一结婚就当了爹,白白拣了一个仅比自己小15岁的儿子。

    1992年是孙鹤予的“大运之年”,这一年她不仅收获了爱情,而且还在当年的全国公安民警评定授予警衔时候,被授予三级督察。而当时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的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

    也就是说,没有任何职务的孙母,在级别上却比局领导还要高。这可能也与她的“独特爱情”有关吧!

    1994年,正在武警学校读书的孙小果因为强奸罪被捕入狱。

    当时还是警察的母亲孙鹤予护子心切,找人将儿子的出生日期从75年改成了77年。法庭上,孙小果的恶行成了未成年人犯罪,缓刑后的小小果随后又被保外就医。

    强奸罪这样的恶性暴力犯罪也能保外就医?作为一名普通女警察的孙鹤予是如何完成的?我猜孙鹤予一定是找到相关领导和办案人员,包括法院领导,然后给大家很动情地讲述了自己的“爱情故事”。然后众人被感动得落泪,孙小果这个强奸犯毫发无损……

    1996年,李桥忠从部队转业到了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夫妻两地分局的苦日子终于结束了,孙鹤予那个开心,常人可能无法体会。

    1997年11月的一个深夜,“保外就医”中的孙小果再作恶。他这次是带人侮辱、殴打无辜少女,手法之残忍让人触目惊心。

    但奇怪的是,办案的警方在抓人后 “既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纠结之下,有正义感的警察把此事捅给了《云南法制报》。

    1998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以一个整版的规模,用《掩盖不住的罪恶》为大标题,并配评论,对案情作了详细报道。

    恶行瞬间让春城昆明乃至整个云南震惊。

    但诡异的是,几天后仍是这家报纸,却在头版刊发了很明显的“洗地”文章《《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

    《云南法制报》是云南省委、省政府指导全省政法工作的重要舆论阵地。谁有能力让一家省委的主流报纸为孙小果洗地?黑白君分析,应该又是孙鹤予的爱情故事。不,这一次应该是她和李桥忠一起给领导们讲述的。他们的爱情故事再次感动了领导层。

    《云南法制报》的文章火力不够?不甘心、不信邪的警察们又将此事捅给了当时正风行全国的《南方周末》。

    1998年1月,南方周末发檄文《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孙小果团伙惨无人道的暴行被曝光。

    这一次,孙鹤予和李桥忠的“爱情故事”显然无法跨省去公关了,于是孙小果的父母给南方周末打电话:“你一个南方周末的小记者算得了什么,我一月之内叫你进监狱!”

    孙小果的继父是公安局副局长,母亲是警察,他们分明是有这个能力的。大不了“跨省抓捕”嘛!

    威胁记者没有奏效。结果是孙鹤予在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罪名是1994年包庇儿子的强奸罪;当时和孙鹤予一起被处理的还有她的后任丈夫、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 这次云南“打黑办”的最新通报说,李桥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

    身为转业军人、公安局副局长,明知强奸罪属于恶性案件,却插手给犯罪分子办理取保候审。大家说这个李桥忠到底图的是什么?更何况孙小果又不是他的亲儿子啊!

    我们只能理解为,李桥忠是为了爱情。被爱情被冲昏了头脑。

    爱情真的可以让人神魂颠倒,可以让人失去理智。

    如果说李桥忠为了爱情而徇私枉法,这个大家也许能理解。但李桥忠为何在被处分撤职六年后又能继续去城管局当局长?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啊!这次应该和爱情无关吧!

    难道说李桥忠真的工作能力卓越?异常优秀?昆明体制内再无能人?

    1998年2月,罪恶累累的孙小果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上诉后又被云南高院维持原判。

    故伎重演,在孙鹤予和李桥忠等人“爱情故事”的运作下,2012年,孙小果刑满释放,摇身一变成了昆明市昆都夜市中M2酒吧的老板,并改名李林宸。

    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死刑犯到昆明夜市老板,从孙小果到李林宸,加上中间的所谓孙小果发明实用新型专利,并被认定重大立功获减刑。这是李桥忠一个区城管局局长这样的科级干部能完成的吗?

    何况此时的孙母早已人老色衰,而且已经被清理出公安队伍多年,她是如何运作这些事情的?难道又是因为她的“爱情故事”感动了一大波人?

    云南省“打黑办”5月28日的通报称,目前已经对涉孙小果案重要关系的刘思源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应该包括孙鹤予、李桥忠。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这些“大神”们极力帮孙小果开脱的背景和原因到底是什么?

    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绝对不会是因为被孙小果他妈的爱情故事感动而出手帮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开奖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