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钱振选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去伪存真看《松鹤》
6404 次点击
3 个回复
钱振选 于 2019/6/30 10:50: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去伪存真看《松鹤》

    在传统的中国画的作品中,常常看到“松鹤图”——即以松树和仙鹤为主题、寓意青春常驻、健康长寿的“吉祥图”。然而,当我们仔细审视这样的画面,会发觉有误。

    1、先说松

    传统认为:松,傲霜斗雪、卓然不群,最早见于《诗经•小雅•斯干》,因其树龄长久,经冬不凋,松被用来祝寿考、喻长生:“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松的这种原初的象征意义为道教所接受,遂成为道教神话中长生不死的重要原型。在道教神话中,松是不死的象征,所以服食松叶、松根便能飞升成仙、长生不死。被赋予高洁不群地形象。

    松树是多年生常绿乔木,耐严寒,不凋零。于是民间把松树作为经得起风寒磨难和长寿的象征。其实,松,也有落叶松,不全是不落叶的。

    有一副常用于祝寿的对联,曰:“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关于“寿比南山不老松”,引用一位“旅游者”的感慨:

    “寿比南山不老松

    游完天涯海角,我们来到了南山,慕名观赏“寿比南山不老松”联语中的不老松。爬过十余步台阶,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刻着“南山”的石壁,左首是一壁刻着一个硕大无比“寿”字的石碑。猛然间我觉得简直有点怪,有了“寿”和“南山”,怎么没有“比”呀?导游这是笑着指了指摄影摊点上摆放的照片,一瞧,我乐了,这种造型真的很有些别具匠心哟,“寿”要“比”“南山”,那是人的事,没人?那怎么能比呢?导游讲只有双人平举双臂双腿才能完成“比”,“寿比南山”才能完整的出现在画面上。

    石壁的右上方便是闻名遐迩几千年的不老松,观赏不老松倒是的的确确纠正了我的一个谬误。依以往欣赏国画《松鹤延年》留下的印象,我一直以为不老松就是有着千年甚至更长年轮的松树,谁知这一看到傻了眼,这不老松原本与我心目中的松树大相径庭。它远没有北方松树那种笔直挺拔的枝干和高耸入云的气势,硕壮却并不高大的树杆顶着一伞庞大的树冠,树根裸露盘根错节,倒像放大了的盆景似的,树叶的颜色碧绿玉翠给人一种艳艳欲滴的感觉,要不是导游和绕树缠绕的无数根红布条,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不老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真乃圣贤之言,苏轼错改王安石诗无谬矣。”

    2、再说鹤

    也是被道教引入神仙世界,因此鹤被视为出世之物,也就成了高洁、清雅的象征,得道之士骑鹤往返,那么,修道之士,也就以鹤为伴了,赋予了高洁情志的内涵,成为名士高情远志的象征物。以为鹤在民间就被视为仙物,仙物吗,自然是长生不死。

    2.1关于鹤

    鹤(丹顶鹤),是中国珍稀禽类,其鸣声高亢响亮。《诗经》有云:“鹤鸣于九霄,声闻于天。”说它能飞得很高,在天上鸣叫。鹤被道家看成神鸟,在鹤前加仙,又称仙鹤。鹤的寿命一般在五六十年。道教故事中有羽化后登仙化鹤的典故:传说晋时,辽东有个叫丁令威的人,学道后化成鹤仙。

    鸟类中如大型海鸟信天翁的平均寿命为50~60年,大型鹦鹉可以活到100年左右。在英国利物浦有一只名叫“詹米”的亚马逊鹦鹉,生于1870年12月3日,卒于1975年11月5日,享年104岁,不愧为鸟中“老寿星”。鹤的寿命只能算比较长。

    丹顶鹤的寿命与人的寿命相比,即使在古代也达不到“古稀之年”,何况当今,以“鹤寿”比喻人的长寿是不是有点不靠谱?

    2.1.1丹顶鹤的外形特征

    丹顶鹤具备鹤类的特征,即三长——嘴长、颈长、腿长。大型涉禽,全长约120厘米。体羽几乎全为纯白色。头顶裸出部分鲜红色;额和眼先微具黑羽;喉、颊和颈大部为暗褐色。次级和三级飞羽黑色,延长弯曲呈弓状。尾羽短、白色。嘴灰绿色,脚灰黑色。

    成鸟除颈部和飞羽后端为黑色外,全身洁白,头顶皮肤裸露,呈鲜红色。传说中的剧毒鹤顶红(也有成鹤顶血)正是此处,但纯属谣传,鹤血是没有毒的,古人所说的“鹤顶红”其实是砒霜,即不纯的三氧化二砷,鹤顶红是古时候对砒霜隐晦的说法。丹顶鹤的尾脂腺被粉(冉羽)。幼鸟体羽棕黄,喙黄色。亚成体羽色黯淡,2岁后头顶裸区红色越发鲜艳。

    2.1.2丹顶鹤的生活习性

    丹顶鹤栖息于开阔平原、沼泽、湖泊、海滩及近水滩涂。成对或结小群,迁徙时集大群,日行性,性机警,活动或休息时均有只鸟作哨兵。

    食物很杂,主要有鱼、虾、水生昆虫、软体动物、蝌蚪、沙蚕、蛤蜊、钉螺以及水生植物的茎、叶、块根、球茎和果实等等。

    2.1.3声音

    丹顶鹤的鸣声非常嘹亮,作为明确领地的信号,也是发情期交流的重要方式。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成语,把风的响声、鹤的叫声,都当做敌人的呼喊声,疑心是追兵来了。形容惊慌失措,或自相惊忧。   2.2 鹤在中国

    作为鸟类世界的“单边超级大国”,我国国鸟的争夺激烈程度丝毫不逊于国花。这其中,除了神话世界中的凤凰外,丹顶鹤是呼声最高的。

    丹顶鹤(学名Grus japonensis,英文名Japanese crane)在中国又被称为“仙鹤”,头顶红冠、修颈长腿、步履轻盈、鸣声动九皋,加之“鹤立天下,卓尔不群”,传统上是吉祥、尊贵、忠贞和长寿的象征。

    清代官服上的“补子”的图案以“文禽武兽”为准,是“衣冠禽兽”一语的来源。

    文官官服以鸟绣区分等级,仙鹤也贵为一品(其它等级分别为二品金鸡,三品孔雀,四品大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音xīchì,俗名紫鸳鸯),八品鹌鹑,九品练雀)。

    丹顶鹤是候鸟,繁殖地和越冬地相隔千里。由于我国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丹顶鹤的这两种栖息地的面积我国都堪称老大。美中不足的是,丹顶鹤鹤尽管是稀有物种,尽管我国数量最多,却也广布于东北亚的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尤其在日本也享有盛誉,而且其拉丁文学名(Grus japonensis)和国际通用英文名(Japanese crane,只有我国在非专业领域译成Red-crowned crane)均意为日本鹤——此鸟先被日本人定名,并在众多场合被日本人用为国家标志(例如日本航空公司的机尾标志就是丹顶鹤,在众多国际场合中丹顶鹤也被更早国际化的日本作为象征符号),这不免犯了国人的忌

    3、关于松鹤吉祥图

    道教视松和鹤为“仙物”,两个仙物合在一起即是称其人如松鹤般高洁,长寿。“强强联合”,是也。

    人们都希望青春永驻、健康长寿。因此,以青春长驻、健康长寿为题材的吉祥图画,在民间流传相当广泛。

    传说,松是百木之长,长青不朽,千年古松之脂能变茯苓,服食者可长生,所以学道者爱在古松之下修行。《神境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古时,荥阳郡南郭山中有一石室,室后有一高千丈、荫覆半里的古松,其上常有双鹤飞栖,朝夕不离。相传汉时,曾有一对慕道夫妇,在此石室中修道隐居,后化白鹤仙去。这对松枝上的白鹤则是他们所化。这样,“松龄鹤寿”和“松鹤长春”的吉祥寓意,就衍生出许多吉祥祝寿的图画来,成为从古至今美术作品中常见的题材。

    3.1要问:松树与仙鹤能在一起吗?答曰:“不能!”原因如下:

    其一,传说中的仙鹤,就是丹顶鹤,它是生活在沼泽或浅水地带的一种大型是“涉鸟”或“涉禽”,常被人冠以“湿地之神”的美称。它与生长在高山丘陵中的松树毫无缘份,不可能与“南山不老松”共处。

    其二,丹顶鹤的三个前爪很长,一个后爪短小,只能在平地上站立,不能站在树枝上。

    所以,让“仙鹤”站在松枝上的“松鹤图”,牵强附会,太离谱了,荒谬!

    3.2出现“松鹤图”的另一个原因

    由于古代技术落后的缘故,使得人们(道家、画家)观察丹顶鹤就难免“失误”或者不细。由于主观上想把两个“仙物”拉到一起,于是,就把白鹭和大白鹳混同于丹顶鹤了。由于“白鹭飞行可曲颈,白鹳可在树上立”,所以,误使仙鹤也可“云中曲颈,树上站立”。

    3.3大画家宋徽宗赵佶也画错了

    宋徽宗赵佶是历史上著名的大画家,特别是以花鸟画有著称。不过,他的一幅很有名的画《瑞鹤图》就出现了错误。

    宋徽宗在政治上昏庸无能,但在书画方面却有精深造诣,他的字体称之为“瘦金体”,是我国古代书法中极有艺术价值的一种书体。北宋在中国历史上是个文化发达的年代,文人享有很高的地位。宋徽宗酷爱书画,在宫廷里设有画院,给画师们以优厚的待遇。宋徽宗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天在画院里,与画师们赏画、作画、论画、评画。

    珍藏在辽宁省博物馆的《瑞鹤图》,就是宋徽宗的一幅代表作。这幅作品的背后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北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的首都汴京(现河南开封)。当日正是一年一度最热闹的元宵佳节,每年的元宵节京城都要举行长达五天五夜的盛大灯会,晚上文武百官陪着皇帝在宣德门城楼观赏满城灯火。这天晚上,宋徽宗亲自登上宣德门城楼与民同乐,直到很晚才高兴地回宫。第二天一大早,突然有官员向他来报告,说宣德门上空出现了一幕罕见的吉祥景象。汴京宫城的端门上空突然飞来了一群仙鹤,在城楼上盘旋飞舞,争鸣和应。整个皇城内外,官员、百姓都争相观望,并纷纷赞叹“这是太平盛事,真是吉祥之兆啊。”

    宋徽宗赶到现场,看到了这一奇观。还见到有两只仙鹤落到殿脊上,久久不肯离去。他非常高兴,回宫后立刻叫人拿来上好的细绢和精致的笔墨颜料,以精微灵动的技艺,亲自把这一奇丽的景观用半写生的方式画了出来。这幅画画好之后,宋徽宗意犹未尽,又提笔以独特的瘦金体书法记述了创作这幅画的情景并作诗题。诗、书、画结为一体,构成完美的艺术境界。

    细细观赏这幅画,徽宗一改从前花鸟构图的常规,把花鸟与风景相结合。这在中国绘画史上是一次大胆的尝试。画中重点描绘了群鹤曼妙的舞姿,立于屋顶的两只鹤,一只翘首观望,怡然独立;另一只刚刚落下,微展双翅。空中鹤群也极富变化,刻画入微,栩栩如生。整个画面给人一种祥瑞之气从天而降的感觉。

    然而这样一幅展现太平盛世、预示祥瑞之兆的作品,却并没有给国运日渐衰败的北宋王朝带来任何转机。公元1127年,金兵一举攻陷都城汴梁,在位25年的宋徽宗最终沦为亡国之君,御笔《瑞鹤图》也随之流落民间。清乾隆年间才被收回宫廷。此画清末随末代皇帝溥仪辗转流亡。直到1950年.这幅传世千年、劫后余生的《瑞鹤图》才回到人民手中,入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传世宋徽宗赵佶的画有两种,一种是“御笔画”,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出于赵佶的亲笔,“御题画”则由他人代笔作画,徽宗书题押款,由此宋徽宗名下之作数量虽多,其中尚有部分为代笔,而《瑞鹤图》独具清俊潇洒之格调,形神兼备,经学者考证属赵佶之“御笔画”。

    赵佶绘画,注重写实,讲究画理法度。据载赵佶曾亲自挑选宫廷画师,设题画鹤。众生员少有中的者,皆因生员们虽画鹤姿态万千,竟无几人细查仙鹤踏石之足先左或右,直至徽宗钦点,方才彻悟。他还曾要求画师笔下花卉,能够表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应具有的特定情态。自其登基后,陆续描写过各种奇花珍禽,并按题材编制成册,名为《宣和睿览册》,所载作品山水、人物、花鸟具佳,仅《瑞鹤图》就描绘了二十种鹤的不同姿态,均源于其对周遭事物的密切观察。追溯徽宗及其祖辈,似乎多偏好黄道之事,曾数次以此异景昭示天下以证祥瑞,如《六鹤图》等等。

    

    《瑞鹤图》现藏辽宁省博物馆,是赵佶书画珍品中难得的诗、书、画具为上乘之作。辽宁省博物馆所藏《瑞鹤图》绢本,设色,纵51.8厘米,横138.5厘米。无论构图或技法都有其精到之处。图绘彩云缭绕之汴梁宣德门,上空飞鹤盘旋,鸱尾之上,有两鹤驻立,互相呼应。画面仅见宫门脊梁部分,突出群鹤翔集,庄严肃穆中透出神秘吉祥之气氛。此幅一改常规花鸟画构图的传统方法,将飞鹤布满天空,一线屋檐既反衬出群鹤高翔,又赋予画面故事情节,此在中国绘画史上是一次大胆尝试。绘画技法尤为精妙,图中群鹤如云似雾,姿态百变,无有同者。更为精彩之处,天空石青满染,薄晕霞光,色泽鲜明,鹤身粉画墨写,睛以生漆点染,顿使整个画面生机盎然。 卷后为徽宗瘦金书题记及诗,款“御制御画并书”,签押“天下一人”,观其书风,健笔开张,挺劲爽利,侧峰如兰竹,媚丽之气溢出字里行间。“瘦金体”的出现丰富了我国书法艺术的个性化风格,对后世亦颇有影响。

    仔细看看这幅《瑞鹤图》中飞翔的“仙鹤”,与丹顶鹤的飞翔姿态相悖,丹顶鹤飞翔中颈部(脖子)是伸直的,绝没有“弯曲”的,而赵佶的这幅画中飞翔的“仙鹤”却有弯曲着脖子的。他似乎没有仔细观察“仙鹤”的飞翔姿态,或者把这位“天子”也滑天下之大稽!有道是,仙鹤云中颈挺直,白鹭飞行颈可曲,错把仙鹤当白鹭,怎叫仙鹤空中飞?

    有人认为,从史书中记载徽宗对物态的认识以及宋人格物致知的精神,此画作中将鹤颈画成弯曲的可以认为是从艺术处理的角度上进行考虑,使作品更加具有流畅的美感。——这种辩解很不“艺术”!

    4、关于松鹤延年图  

    松与鹤,何时“强强联合”?无从考据。据称应是到明清之际才被重视了起来。尤其到了清末民初,从官到民,从军到商,无不以富贵、长寿作为人生的最大追求,遂出现大量的“松鹤延年(长寿)”“松龄鹤寿”等典型的福寿图案。流传至今,长盛不衰。

    这里引用一位评论者的文章:笑谈松鹤延年图

    国画中常见松鹤延年的内容 ,我看了生气。气从何来?有理有据地谈谈一己之见。

    鹤是以云为家,涉水而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并不栖息于松树。这些画的和看的人们却毫不顾及这科学的事实,恣意“大写意”,强迫鹤松为伍,让鹤远离云水。这是大悖情理,滑天下之大稽,杜世间之大撰;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大酱缸酱出来的东西。更可悲的是这些画的和看的人们视谬误悲苦为祥和安乐,鹤自己或许也这样默认着,哀莫大于此啊 。

    十九世纪印度的一位鸟类学者说:“最稀有也最可爱的要数鹤,鹤是鸟类中的百合花,不论什么姿势站立,头颈和身体的整体形态都呈现出最高雅和匀称的曲线。”按此说法来看鹤,美丽是美丽了,如模特一样;是不是还应该有再深入本质的评说呢?

    鹤在东方受到的欣赏和欢迎是远胜于西方的。即使在东方也是画多写,诗少吟,比起梅花来,咏鹤的诗词少而又少,偶有也多是平平之作。无人怀疑鹤的正面形象,但是,鹤君子风范中显示出中庸色彩的自制;道德的影姿和品格中,缺少了强烈的个性,就难言其好了,使人们只好停留在短短的几句赞赏,而不能展开更多的价值联想。揆情度理,那个养鹤如子的林和靖大概是爱听话的孩子——鹤的这个中庸自制吧?还有传说中的神仙也喜好以鹤为骑,同此一理了。这与西方和现代的东方人张扬个性和自我的观念相左相远。梭罗名言“杰出的恶胜于平庸的善”。鹤就是中庸得已经平庸了的善;而不仅仅由于便宜骑跨的高度,才被那些所谓有法力的——呼来唤去,骑跨驾驭

    写到这里,本该结束了。又想起了鹤鸣!鹤的声音也是鸣而不凡。不若百灵清亮婉转,有着别样的清傲,让人顿生悠远之情,苍茫之感;涵纳着让人沉默下来的莫名的力量。

    【结语】

    尽管中国画是“写意”的,是“似与不似之间”的绘画艺术,但是并不是说因此就可以恣意涂抹,不遵守自然法则。因此,在学习或者欣赏中国画,进而在接受“传统”时,不可不“去伪存真”。

    【补记】大暑后,湿热。匆匆出此文,定有不当之处。但,基本上吐出了心中欲言之意,可谓快哉!              

    2012年7月23日星期一  初稿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定稿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局部增删

    2019年6月21日星期五   稍加改动

    于树锦行空居

    【附图】

    

    飞行的白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pk10直播 购彩平台网址 彩票开户平台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