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山火焰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清香豌豆忆斯人
8028 次点击
12 个回复
山火焰 于 2019/5/31 15:21: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清香豌豆忆斯人

    湘北农村把蚕豆叫做豌豆,豌豆则叫麦豌豆。成熟的豌豆有层厚厚的皮,做菜的时候,将皮剥去,剩下白嫩白嫩的肉,或炒韭菜,或炒肉,都好吃。也有不剥皮,直接煮了吃的,一般是老人,尤其是农村的老人才这样吃。我喜欢这样吃。妻不爱吃,但每年在豌豆新上市时,买个一、二回,让我过过瘾。

    这几天正在减肥,饮食寡淡无味,水煮盐向煮了一碗豌豆,吃到后面,竟吃出甜味,满口清香。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又想起卫子了。是他,让我与豌豆结下不解之缘,半个世纪来对豌豆情有独钟。

    半个世纪前,我与卫子和其他三个广西柳州铁中的同学,插队到岳阳农村。我和卫子的弟弟“黑子”、“马细嘎”在六队,卫子和“猴子”在同大队的三队。两地相隔不远。不知道是六队的贫下中农不像贫下中农,大多数解放前是洞庭湖里驾船的“船拐子’,遵循的是“强尔霸王吃饱饭”的丛林法则,没有农民的淳朴与善良,还是我们三人懦弱无能,没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反正得不到他们一丁点的温暖。而卫子他们生活得有滋有味,一下说谁谁谁送了把青菜,一下说谁谁谁又送了几个鸡蛋,让我们羡慕不已。5 月,豌豆熟了,卫子给我们送来一碗煮熟的豌豆,当然是没剥皮的,水煮盐向。我们三人狼吞虎咽,连说好吃。豌豆我们队也种了,漫山遍野,队上没分,我们又老实,从没想去摘来吃,所以卫子送来的豌豆真是大快朵颐。这次送来的不多,小小的一碗。第二次,晚上,卫子拿了个大大的漱口用的大把缸,装了满满一把缸豌豆送过来。我们不讲客气,也没问他吃没吃,就着把缸,你一勺,我一勺的吃起来。吃的间隙,我望了卫子一眼,他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微笑看着我们,嘴角轻轻的抿着,是看不惯我们的吃相,还是很享受他带给我们的幸福感?那一刻,豌豆的清香便与卫子的形象深深烙入我心灵,50 多年来,只要吃到这水煮盐向的豌豆,脑海中必然会浮现出卫子的影子。

    真快,卫子离世十七年了。我与他的友谊晃若眼前。

    卫子是我柳铁一中高中“老三届”的校友,隔壁班,高我一届。我与他的弟弟黑子是同班同学。虽然是隔壁班,但互不认识。文革中,机缘巧合,我与他和另外6个知识份子出身的“黑崽子”组成了一个毛泽东思想长征队,从柳州徒步走到北京。从此相熟,卫子知识渊博,为人善良忍让。我和他谈得很来,无话不说。记得从湖北金口去武昌时,心口突然疼痛起来,我问卫子怎么回事,他父亲是医生,有点家学渊源。他笑着告诉我,这不是心疼,是胃疼。我看你刚刚吃了个冷馒头,那是最伤胃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胃疼,也知道吃冷馒头是要胃疼的。长征的后期,走到河北,我左脚趾疲劳性骨折,当时没拍片,只知道疼,咬咬牙,坚持走。因为脚疼,走得慢。卫子陪着我。好几个晚上,风雪交加,前面的同学无影无踪,空旷的原野上就我们俩人,远处大喇叭隐隐传来高亢的歌声。我们一点都不觉得孤独,一点不觉得受苦,我没有因为拖累了他而感到不安,他没有因被我拖累而不耐烦,说说笑笑,搀扶前行。

    文革中我是经卫子介绍加入联战的。先是去铁路局办报,后来办报不成回学校进了六支队。其实我们是逍遥派,只因家里文革初期即被扫地出门,搬到逼仄的小房子,实在住不下,才住在同一派控制的学校里,学校好多同学像我们这样,因为父母被批斗,被迫住进学校,被迫卷入武斗,有的甚至被迫丧命。看到别的同学都在拼命为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浴血奋战,我们良心发现,也想做点什么,卫子提议自造大炮。找来一氧气瓶做炮筒,自己研发起爆装置和炮弹。卫子包揽全部活。他聪明,心灵手巧。制作黑火药时,不准任何人接近,一个人关在学校实验室里做。现在想起来,他还真有点“危险事情冲在前”的气概。他担心操作稍有不当,会出现意外。他的担心是正确的,他后来的妹夫,比他高一届的学友,就是在另一处制作炸药时,不小心炸断了一只手。我们的制造以失败告终,不是炮弹发射不出去,就是发射出去不爆炸。有一次,在学校操场试验时,炮弹呼啸而出,落在二公里外的一个堆满物品的仓库,幸好没爆炸,要是爆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卫子是个谨小慎微,办事理智的人。武斗后期却做了一件叫人大跌眼镜之事。学校的武斗是以我们这一派彻底失败而宣告结束。一天,忽然看到卫子和六支队队长“老头子”被五花大绑,胸前各挂了一挺机枪在学校游校示众。有人说,他们是私埋机枪,被发现了。我挤上前,正好与卫子对视,他垂下眼,很淡定,没有一丝惊惶失措的表情,一扫过去文弱的形象。这一刹那,我看到他男子汉的一面。我想不通,卫子既不是铁杆干将,又不是爱枪如命,为什么要藏枪?事后,我问他,怎么会做这蠢事。他淡淡一笑,搞了好玩。黑子告诉我,卫子藏枪前,曾告诉他,埋在地下,伪装得如何巧妙,任何人不可能发现。没想到,进驻我们学校的军宣队是刚刚从越南前线下来的工兵部队,探雷器一扫,什么器械都原形毕露。他藏枪,是为了耍点小聪明,证明自己比别人高明,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栽了个大跟斗。这种只生活在自己臆想的环境中,显示自己的聪明与高尚,也许是卫子以后生活不幸的致命根源。

    我下到湖南农村,也是卫子的原因。我与他的老家虽然都是湖南,却不在岳阳,他们班上另一个同学,后来也成为我挚友的马细嘎能开到回岳阳农村的接受证,马细嘎邀请卫子去 ,卫子转而邀请我一起去。动员我去时,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充满诗意的说,岳阳多好,八百里洞庭湖,鱼米之乡。我被说动了,看在鱼米之乡的份上,更看在卫子的份上。直觉告诉我,与他在一起,不会有错。

    但是我错了,大概5 、6 年后,卫子抛下我和一起下来的5 个同学包括他弟弟、妹妹,猴子、马细嘎,独自一人回柳州了。我们在农村没呆多久,不到一年都招工上来。只是单位都不好,卫子在号称是军事单位的码头工作,说得再好听,也是天天挑了箩筐装煤、卸煤。我在城关镇的一个大集体单位,当“马路天使”。上世纪7 0 年代,单位不好,意味着找对象困难。卫子在岳阳没找好对象,回柳州娶了一个女同学。为了照顾夫妻关系,回柳州是必须的。刚听到他要回柳州的消息,感觉是五雷轰顶,痛苦了几天。后来慢慢想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过几年,领我们来岳阳的“马细嘎”也因对象问题回了柳州,对我又是一次打击。我因是集体性质的工人,不能调回柳州,要不,也可能随他们调回柳州了。调回柳州的两人结局都不好,卫子、马细嘎分别在50 、60 岁刚出头时离世。留在岳阳的3 人,虽无大的成就,起码全须全尾,活到现在,仍能做强国梦。卫子走时,我买了本漂亮的影集送给他,写上李商隐的一首别离句子“蓬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情为探看”。卫子问,青鸟是什么?应该是青岛吧?我没有解释,我怕我解释的时候会哭出来。

    卫子娶的老婆风流漂亮,阿庆嫂式的人物,说话滴水不漏,办事眼眨眉毛动。卫子的妈妈曾幽默的说,她说她坐月子,我们家没买一只鸡给她吃,那是的,她坐月子时,家里的亲戚送来20几只乡下土鸡,她吃得发呕。吃是吃得有,只是没花钱买。她说,结婚十几年了,没穿过我买的一双布鞋。那也是的,我帮她买的都是皮鞋,没买过布鞋。老实忠厚的卫子遇到这样的女人,迟早要败下阵来。他们的离异,也很象卫子的处事风格。那时我正在柳州,前几天还看到他爱人在家整理家务,两人相敬如宾,过几天再去,卫子说,离婚了。问原因,他说,她说,前男友追她很紧,没办法,只好跟他过,要我等她几年,她会再回来,我当然不可能答应。说话时,卫子既不抱怨,也不愤怒,脸上异常的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于无声处听惊雷。我能想像到卫子内心的不平静。

    卫子的第二段婚姻也不幸福。找了个小学的出纳,人不漂亮,脾气大,对卫子好,用黑子的话来说,巴不得把卫子拴在裤带上,带了跑。卫子投桃报李,对那女子忠心耿耿。八十年代末,全国掀起经商潮,这女子与学校领导经商,亏了14万元,领导不担担,全算在她头上,判了个缓刑,还要还钱。卫子走上一条漫漫还债之路。他为妻还债还了十年。真是一日为夫妻,十年悲壮路。只有卫子这样的好男人才能做到。十年间,我每次回柳州会去看他,他的家境一贫如洗,每况愈下。到后来,家里椅子都没有了,一块板子钉在木墩上让客人坐。家境不好,并不影响卫子的情绪,仍是一副乐观、恬静的模样。娓娓诉说单位的逸事,诉说年年是如何评上单位标兵,再就是扳着指头算,还债还到了什么程度。他的还债,几欲到了疯狂的地步。黑子说,吃没有吃,穿没有穿,门牙掉了,太不雅观,妹妹给钱安假牙,他转手上交爱人。卫子聪明,无师自通。在岳阳是个码头工人,跟了北京来的大学生剽学水电安装,调回柳州就是水电工,然后捡到一本水电预算的培训教材,没学几天,调到公司机关搞起水电预算。为了还债,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揽私活干。超负荷运转,有次晕倒在单位,躺在病床上边打吊针,边干活。我说,你会累死的,他笑笑说,哪那样容易,然后跟我吹一通早晨吃蜂蜜加醋的养生之道。最后一次去他们家,他留我吃饭,尽管我与他长征时、下乡时,什么难吃的饭都吃过,但那天我婉拒了。看着他凄凉的景象,我实在不忍心他破费一分钱,省下一餐饭钱,支持他还债吧,那次他很憧憬的说,还有一年,钱就可以全部还清了。那一年,钱还清了,人也走了。听说,那天下班不舒服,妻子以为是累了,要他早早休息。于是他沉沉睡去,再没醒来。卫子的亲属后来怪罪是卫子爱人害死了卫子。也许她及早带卫子去医院,卫子是不会去世。从这个层面说,是她害死了卫子。可,她紧紧搂着卫子睡了一天一晚,尽管卫子的身体早已冰凉。直到第二天晚上她女儿联系不上她,找上门,确定卫子去世了,她仍不肯相信。她不相信卫子会死,她想都不敢想卫子会死。从这个层面来看,她对卫子的爱有多深、有多重。主观上绝不是见死不救。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绝望的深渊生活了十年的贫贱夫妻,任有什么怪癖,都可以理解。

    我只叹息,卫子倒在曙光初现的黎明。

    我很感动,卫子用生命兑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

    我常调侃卫子像个落难的浪荡公子。他小时候家境不错。文革中算是落难,可改革开放几十年了,这落难也该翻身了。他没有翻身。他死在两个女人的手里。一个是他深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深深爱他的女人。他没有为他深深爱的女人付出一切,却为深深爱他的女人付出了生命。他落入了自己臆想的丈夫就应该是妻子的保护伞的意境,义无反顾的为保护妻子与命运抗争。他是不幸的,却又是一个大写的男人,大写的丈夫。能为深深爱自己的女人献出生命,夫复何求?

    一碗清香豌豆,竟引出这多的回忆。谨献给我最挚爱的朋友,卫子。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pk10开奖记录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