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热来发腿玩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狼学】不死绝对是个大阴谋
2394 次点击
1 个回复
热来发腿玩年 于 2019/5/11 1:32:3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游戏天地
    在对待不死这个问题上,《只狼》世界里的人一直保持了两种敌对的态度,仙峰上人与枭等都认为不死是神圣的,是实现自己欲望的阶梯,必须被自己掌握,甚至是把自己变为不死。

    而另一部分人如龙胤之子——九郎、变若之子——米娘则认为不死是扭曲人生存方式的存在,必须斩断,不能存留在世间。

    无论这两种人如何看待不死,始终把不死看成了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博弈。

    那么在《只狼》世界里的不死真的就这么简单吗?为何在《只狼》世界里的不死居然有这么多种形式呢?樱龙又为何要来到苇名这里传播不死呢?

    这一期依然是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只狼研究的第六期-《不死绝对是个大阴谋!》

    

    苇名城的不死

    我们在第一次听到变若水的名字是在苇名道场处看到的永真跟九郎的对话,里面交代了两个信息——第一,变若水是苇名的密计,喝下去的人无法死去;第二,变若水的源头也是龙胤。

    第二次再获得变若水的信息是从永真的嘴里获得“未想到弦一郎大人服用了变若之淀,而这个变若之淀是变若水里特别浓的种类,那就是吾师道玄原本在调查的东西,听闻调查的书籍、药全都烧毁了……但似乎被我师兄中的某个人拿走了” 这个人就是后面我们在地牢里看到的道顺。

    第三次看到变若水的信息则是《香花的手记》里记载的:“源之水浓厚积存之处也就是变若水积存之处。

    

    这里我们可以暂定变若水必须是浓厚的源之水。我们此时并不清楚当时苇名制作变若水的原因为何,但是从永真口中知道道玄把其销毁了,则可以看出来,至少道玄最终还是认为自己的变若水研究是错误的。

    而从《道策的手记》里则明确记载道:“吾之弟子皆去了道玄身边,去了那不敢弄脏自己的手的伪善胆小之人那里……为了苇名,定要成就此事”里我们知晓这个变若水的研究是为了苇名,而道策与道玄活着时期的苇名,游戏里只透露出两个重大的事件一个是盗国之战,一个是龙咳泛滥。

    

    我们等说道玄与变若水的专题时再探讨这个话题。那么变若水是否如同《香花的手记》里那般简单,仅仅只需要猿猴饮水处获得源之水即可呢?还是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施术?

    从《道策的手记》里的“不敢弄脏自己的手”这句话则可以看出,施术必然是有着某些完全不仁道以及超乎常理的人体实验。这种实验的残酷性我们可以在道顺所在的废弃地牢里看得清清楚楚。不论是交给道顺的实验品是小太郎还是隈野阵左卫门,我们可以知道,最后他们都被改造成了红眼之人。

    

    而道顺则明确说了这个施术是变若水的施术。而后我们知晓变若水的实验其实是一直都是失败的。变若水追求的是拥有红眼的强大外加可以拥有变若之淀般的不死,这两种的组合才是道策与道顺追求的不死。我们可以在道顺把自己作为实验体偷听来的话语里,印证这个变若水的最终目标。

    当其成为红眼的时候,他会自言自语道“道顺终于成功了”,但是如果你杀死他了,他最后会说“对不起老师……我失败了!”

    

    不过为啥你道顺也他喵的也会仙峰寺的拳法,难道是从仙峰寺里出来的?

    变若水的施术的另一个材料是樱鲤的红眼球,而在《鲤鱼的红眼球》里则明确记载了:“这是没能成为鱼王的鲤鱼”

    

    通过上面的信息整理,我们可以知道,变若水的研究的最重要的两个物品——浓厚的源之水与樱鲤的红眼球都是来自于源之宫,这为后面的不死埋下了极大的伏笔,而这也是我们在《只狼》世界里按照正常流程走的话,最先遇到的不死。

    苇名城对不死的研究的追求是有红眼一般增强人的体能同时还能拥有不死,但是这个实验在内府进攻苇名时依旧在失败当中。这也就是为何弦一郎不得不借助龙胤之力的原因。

    仙峰寺的不死

    仙峰寺的不死有两种,一种是附虫者,另外一种则是变若之子。变若之子的研究在我只狼研究第五期《你根本不了解变若之子》里已经有明确的描述。因此这次我们着重说附虫者。

    那么附虫者是如何产生的?附虫者如何产生的在游戏文本里没有任何说明,如同变若之子的产生一般极其神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几条线索进行交叉证明以此推论出来附虫者是如何产生的。

    在击败破戒僧后,从破戒僧的残渣上则明确的记载:“破戒僧乃是附虫者,永远地守护皇宫,不死之身比较方便吧,其真名叫做,八百比丘尼”。

    

    从上面可以提炼出来两条信息,第一条是附虫的行为是源之宫人做的,那么附虫必然产生于源之宫,第二条则是破戒僧是有真名的,而这个真名则跟不死有直接的关联。

    第一条我们也可以从《永旅经 虫之章》里的,“神圣的龙为何会将虫赐予给我呢!”做出判断,仙峰上人其实并没有见到神龙,而虫的流出只停留在了源之宫,并非是樱龙所在的仙乡。

    

    那么我们便更加可以怀疑《龙之还乡》里的,龙之故乡并非来自于樱龙嘴中,或许是仙峰上人曾经在源之宫内听到的言语。那么从第一点至少我们可以印证出来源之宫是有附虫能力的,但是为何在源之宫里却未曾见到附虫者呢?或许在之前的源之宫里是存在过附虫者,但在只狼进入到源之宫里时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种不死,就是京城水。

    那么从这里可以判断出来,无论源之宫之前是否有过附虫者,他们现在都被驱逐出去了,而附虫与京城水的不死比较起来,源之宫的人认为京城水是更高阶段的不死表现。附虫者的不死我们在仙峰寺里也看到了,这种形式的不死是一种寄生关系,无论是仙峰上人最后的依旧的死亡还是这缓慢的行动与言语方式都可以看到,这种不死在最后只有残喘而已。

    破戒僧的残渣明确的告诉了她就是八百比丘尼,这是的狼游戏世界里唯一,至少是我找到的唯一出现于现实世界里的人物的名字,因此我会把现实世界里的人物故事放入到参考当中。八百比丘尼是日本的古代传说人物在《古今著闻集》中记载,人鱼肉美味且可食用,而八百比丘尼则因为吃了人鱼肉而活到了八百岁。

    

    而在源之宫里的人鱼便是指向了不死鱼王,坛中贵人的支线剧情则明明确确地告诉了我们,不死鱼王就是从人转变过来的!也就是说,不死鱼王就是人鱼,不过并非是美人鱼而是另一种形态的人鱼。

    不死鱼王的鱼肉就是人鱼的鱼肉。当我们毒死不死鱼王后,鱼王的尸首我们可以在猿猴饮水处寻找到。而游戏里遇到的最强大的附虫者——不死狮子猿,他身上体现出来了游戏里两种不死的特征,第一种不死的通病,白化现象,而我们也知道从前面的分析或者《馨香水莲》里的记载:“盛开于源之水浓厚积存之地的花”里得出猿猴饮水出就是源之水浓厚积存之处。

    

    而游戏里无论变若水还是京城水的主要来源都是源之水。因此狮子猿很有可能本身就有着源之水的不死,而我们从狮子猿的巢穴里也看到了另一只未曾白化现象的狮子猿,我们先不去讨论这个狮子猿是公还是母,至少能判断出来,正常的狮子猿的毛色应该不是白色。

    第二处的不死则是更加明显的附虫者。而他成为附虫者的原因很有可能也是吞噬了从源之宫掉下来的鱼王的肉。至于在源之宫下面的鱼王的发光的虫子是否就是附虫的蜈蚣的卵呢,我们暂时未可知晓。

    从前面两处的交叉印证则可以判断出来,附虫的主要原因是不死鱼王的鱼肉!

    我们在破旧寺院里遇到的半兵卫也是一个附虫者,我们暂且无法判定半兵卫的附虫是在盗国之战前,还是在盗国之战后。但是我们可以判断出来,附虫者这门技术已经从仙峰寺里流传了出来。半兵卫是否以前就是仙峰寺的僧人我们暂时味可知晓,他的故事我们可以在官方五月份出的漫画外传中看到,等漫画出了看看能从中挖出什么盗国之战的故事。

    从上面的信息我们判断出来了,仙峰寺的不死依旧是从源之宫流传出来,他的材料之一依旧是不死鱼王,或者说,依旧是某种转化过了的人类!而仙峰寺的附虫者的不死却是失败的不死,对他们而言成功的不死则是变若之子!

    水生村的不死

    水生村是一个颇为有趣的地方,这个地方被雾隐贵人已经封闭了很久,而从水生村的剑圣——凛的身后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佛教下葬的仪式用具——卒塔婆。而佛教在《只狼》世界里已经成为了一种传播极广、影响极其深的宗教。具体对卒塔婆的说明可以看我狼学番外里,里面对《只狼》世界墓有着详尽的描述,这里就不具体讨论了。(这篇没在机核发文章,所以大家只能看视频啦~)

    从卒塔婆上我们就可以知晓了,佛教曾经深入到过这个水生村。而之后源之宫的势力进行了明显的干扰并把佛教赶出了水生村。

    而从迷之森林里的僧人对话里:“你能帮我讨伐佛敌吗,那家伙盘踞在这前面的荒废寺院,希望菩萨能够再次回到寺院”

    

    从这段对话里我们也再次确定了,水生村以前确实是在佛教的影响下,并且从僧人的角度里来看,源之宫是与佛教敌对的存在。

    这里我要说一下,《只狼》世界里的佛教不等于仙峰寺。从《钢躯糖》里明确记载:“弥山院之人深得狩猎忍者之要领”,而从三年前的平田我们就遇到了,这个狩猎忍者的僧人。因此从这些元素里我们都可以判定出来,《只狼》世界里的佛教并非等于仙峰寺还有其他佛寺。

    

    而且在进入仙峰寺的时候变若之子—我们的二老婆——米娘也亲切的告诉我们:“仙峰寺已经背离的佛祖大人的教导”。所以这里的佛教与源之宫势力的敌对并没有矛盾点。

    我《只狼研究的第五期:你根本不了解变若之子》里已经明确把仙峰寺与源之宫进行了对比,从中判断出来,仙峰寺很有可能就是仿照源之宫建立起来的。而仙峰寺的创始人是仙峰上人,他则很有可能是最早的一批附虫者!

    只狼进入到仙峰寺时,仙峰寺明显已经往源之宫的方向上趋近了,如果仙峰寺再如此执迷于不死,他们早晚是下一个荒废的源之宫。那么苇名如果也沉迷于不死的变若水的研究,难道就不会成为另一个仙峰寺吗?

    我们可否从这些迹象里表明,不死是一种对正常世界的腐化呢?这还是要大家各自心里自行进行判断。水生村的不死,我们从筐中人——正助嘴中得出了最直接的交代:是水生村的神官请大家喝酒导致的,喝完了酒,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口渴,就想不停地喝水,最后整个人都投入了河水里。

    

    水生村的不死,是一种没有意识、没有超强的体能,只是不停地从死亡的坟墓中爬出来的不死。如果只狼在水生村里不停地杀人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村名是会无限刷新的,这一点跟苇名的废弃地牢里的变若水的失败的不死几乎一致即都杀不死!(后经人提醒,水生村杀四五次,地牢里杀两三次才可以杀死,我在这里修正一下,但是这个错误跟后面的推论没有太大关系。)

    而我们知道,苇名地牢里的失败品最终会蕴化出来赤成珠。

    

    那么所属水生村里失败品的不死又会蕴化出来什么呢?我们在水生村里可以见到两个除了在源之宫外,其他的苇名地区都没有的物品。

    一个是本应该只在源之宫看到的常樱,在水生村里亦可以看到。

    

    只狼你他喵的为何不在这里拿樱花!还打个毛三年前的义父,你跟我说你是不是抖M吗?

    另一个则是不死鱼王的饵食。

    

    这个饵食我们都知道是给鱼王吃的,而饵食是如何生成的,饵食又来自何处?我们在水生村的水底处可以看到大量的水生村村民,投河,身子扎在淤泥里,而他们周围便是有大量的喂食给鱼王的饵食。

    苇名地区除了源之宫有少量的饵食可以获取外,剩下可以获取的则只有水生村了。(根据小伙伴补充,猿猴饮水处下方,从源之宫流出来的水里也有一个。不过并不影响推论。)那么在关联我们前面的猜想,水生村的不死,是否就是为了制作鱼王的饵食呢?而这些饵食是否就是水生村的村民转化的呢?

    

    如果用水生村神官的话来说,贵人是高贵的京城人,他们可以在最后转化为高贵的鱼王。那么低贱的水生村民,难道就不能转化为低贱的鱼王饵料吗?

    而水生村的失败的不死就是水生村的村民的不死,成功的不死则便是神官口中所言的——京城水!而京城水则直接来自于源之宫。

    源之宫的不死

    源之宫的不死看似只有京城水这一种不死。但是如果去细分就会发现即便是京城水便也分化出来了男女性别两种。而男性的贵人早已从我只狼研究的第一期里(文章请到这里去看)就明确判断出来了,他们贵人的形态最终会转化为坛中贵人。

    我们从跟两个坛中贵人的沟通里知晓,一个人曾经准备毒害鱼王,然后被赶了出来。另一个人认为鱼王是尊贵的,但是等我们真的把许多宝鲤之鳞给了他后,他则会明确地告诉只狼,他要只狼去毒害鱼王。

    鱼王的喂食处的喂鱼人从跟源之宫里的人形态的姐妹对话我们才知道,这个喂鱼人是她们的父亲,而且也是在最近的十几年喝了京城水成了贵人的。

    而从源之宫里的坛中贵人对话我们可以得知,当初平田的坛中贵人想要偷偷通过尊贵饵料毒死鲤鱼王,被发现后才把这对姐妹的父亲赐给了京城水变成了贵人,而他这个第三者成了喂食不死鱼王唯一的人。

    

    源之宫里的人看似和平,在内里依旧是类似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竞争,这种竞争到了最后甚至直接是皇宫里的赤裸裸的吃人。他们争夺到最后的目的依然是不死,要把自己转变为不死的鱼王。

    而源之宫此处的失败的不死则是京城水的贵人,成功的不死是化身为不死鱼王。源之宫的世界究竟是不是某种对现实世界的映射呢,大家就见仁见智了。但是源之宫里的另一个疑惑却没有揭开——即女性,与男性完全不同的女性为何没有对应的进化。而我们明确的知道源之宫的女性包含了很大程度的淤加美人,而淤加美人除了源之宫外在苇名的世界里还有一处就是——坠落之谷。

    坠落之谷信奉的是白蛇神,鱼王死亡后掉落的是白须,而白蛇神死亡后供奉的却是蛇心。米娘作为一个女子进化成龙胤摇篮吃的也是象征女性的白蛇神的心。那么源之宫的女性进化的终点究竟会不会就是白蛇呢,此处剧情没有太多关联,因此这个观点仅仅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那么进化成龙胤摇篮的两个重要的物品就整理出来了。

    变若之子——或许是附虫者的极限。

    两个蛇柿的白蛇——或许是源之宫女性的极限。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苇名地区的不死以及神灵都是为了龙胤摇篮而准备的物品。

    龙胤之力的不死

    首先不论是我狼学研究第一期的铺垫还是第五期的再次确认都表示出来,龙胤的力量并非来自于樱龙而是来自于樱龙之外。而从上面的言语里我们不停地分析不死得出来,无论何种地区,无论何种不死,

    不死至少有两个阶段的递进,失败的不死,以及从失败不死中孕育出来的成功的不死。苇名地牢的游荡的尸体是失败的不死,而不死的红眼是成功的不死——当然道顺至死都没有研究出来了。仙峰寺的附虫者是失败的不死,变若之子是成功的不死。

    至于那些很想知道变若之子是怎么产生的,你可以通过这些对比自行猜测。水生村的游荡村民是失败的不死,喝了京城水神官的才是成功的不死。在源之宫里贵人是失败的不死,鱼王才是成功的不死。

    

    我们再次把视角拉大。如果说这些可以在游戏里用通过文本判断出来的不死,都分为成功与失败,铺垫与蕴化的话。而龙之归乡的结局里,米娘与九郎的融合为何不能是一种更高程度不死的蕴化呢?为何不死的蕴化就会在樱龙,就会龙胤之子这一步停留下来呢?

    有人给我留言说,他不明白,米娘龙之归乡里的不死如果也是一个阴谋的话那有何含义,难道是所谓的高阶段的神的无聊之举吗?

    不停地有人跟我说,这是过度解读。但从纵览、分析整体苇名地区的不死后,我所的出来的结论便是发现,不死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展现,但最终他们都是不完善的。

    正因为变若水不完善弦一郎才企望他眼中完善的龙胤之力;正因为附虫不完善仙峰上人才企望他眼中完善的变若之子;正因为京城水不完善源之宫的贵人才企望他眼中完善的不死鱼王。而我们玩家则知道这些不死都是不完善的。

    那整个龙之归乡的意义是否就是,通过远超于人类所能认知里的一种更高阶段的神,在追求他们眼中的完善的不死之力的实验呢?

    我不知道,我相信视频外的大家应该都有了自己的结论。而我们毫无疑问地可以判定出来,不死,对苇名,对人类而言,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死,而那些所谓的不死不过是一个接着一个嵌套着的人吃人的恶果罢了。

    或许正如玄一郎所说,这些不死都是异端,而只有异端能保护苇名。这些不死即是诅咒又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即便明知是恶果,明知是陷阱人们也会毫不犹豫的钻入其中。

    这难道就是《死神》里茶渡泰虎所说的,如果我手上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

    

    剑尚且如此,何况是远超于剑的不死呢?苇名所有的不死之力都是一层又一层地为了更高阶层的不死而做的服务,整个《只狼》的剧情看似支离破碎,但是最核心的不死却是如此精密,而且又如此残忍。

    我真的要对负责撰写故事大纲的宫崎英高说一句——宫崎英高,GOOD JOB!

    

    我不知道黑魂世界里的故事大纲是否也是如此精彩、如此缜密,但是至少从《只狼》中便可以得知,宫崎英高的文学素养并如入他人所说那般不堪,对于一个也写小说的我来说,这个故事的完善度与扩展度要高于市面上的大部分RPG游戏,甚至高于许多通俗小说。

    如果有机会的话跟大家一起讨论讨论我如何看宫崎英高的故事叙述的方式。

    我是狗哥。

    一个能变着花样过度解读《只狼》给大家看的狼学家!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dogsama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北京PK10开奖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北京PK10开奖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