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睡在工地
11042 次点击
16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5/11 17:12:1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听说伟大领袖终生都在为能够睡好一觉而努力,但始终不能如愿。为了如何除掉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他老人家殚精竭虑。好像央视的名嘴崔永元也长期失眠,最终导致抑郁症发生,被本山大叔在央视春晚上彻底调笑了一把。

    我也发现了一个规律,睡眠的条件越好,越容易导致失眠。九十年代,我曾经在北京希尔顿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睡过一宿。那是召开一个大型火力发电工程的可行性研究会议,那套房是给部长预备的。那天部长没来,我作为会务组的人员趁机在里面尝试了一下。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犹如天堂(天堂我没上过,只是猜想),被罩、床单都是真丝的,绵软的犹如少女的肌肤(少女的肌肤也是猜想,因为老婆与我结婚时已经25了,肯定不属于少女)。那晚我辗转反侧,兴奋地怎么也睡不着。夜半时分我感觉床单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使我刺痒,爬起来打开灯仔细寻找,发现是根头发,我苦笑着摇摇头又躺下了。

    人有享不了的福,但没有吃不了的苦。那晚,我大脑袭来的都是远在建筑工地的记忆:我在工地的木模板上睡醒,经常发现身下有铁钉及螺栓,也没有感觉。天地之差的生活方式,使我对工人阶级主人翁的生活刻骨铭心。

    没听说过建筑工人有睡不着的时候,在包头二电厂406工地上施工时的饥渴与困倦我终生难忘。那时年龄幼小,始终缺觉,总感到睡不醒,从一早起来就晕晕呼呼的。师傅们调笑说:早死上三年,多少觉都补回来了。

    在工地上施工,常有工序衔接不上窝工的时候。施工高峰一般都在夏季,每逢此时,我和师兄弟们就会趁机找个阴凉地歇息,最佳的办法是找个草袋子铺在身下。工地上草袋子非常多,那是用来苫在刚浇筑好的混凝土上进行养护的;枕头就是砖头或者安全帽。安全帽不如砖头好,睡在上面头会滚来滚去。砖头上垫上洋灰袋子,才不至于硌的后脑勺疼。

    一般躺下两分钟后,就会鼾声大作,涎水流出。有时刚睡着就被班长叫醒,多半是被班长用翻毛皮鞋踢醒的。踢醒时往往伴随着辱骂:你他妈的是挣钱来了还是睡觉来了?梦见娶媳妇啦?

    有的师弟被踢醒了还嘟嘟囔囔:正梦见有人请客,饭菜刚端上来,正要下筷子,被你闹醒了,你让我吃上两口也好呀……

    这时,有的师傅就会打哈哈说:我看你也就是个吃大眼儿窝头的命,吃好的消化不了会跑肚的!也有的师傅调笑说:梦见入洞房啦?衣裳脱了没?整进去了吗?人们又是一阵狂笑。

    工地上停工待料或中间休息时,除了和衣躺下睡觉就是开玩笑,玩笑都是肚脐眼儿以下的话。说的开心时,疲累全消。直至来内蒙古电管局上班,看见那些高级职员们天天道貌岸然、正襟危坐。我就想,工人师傅信口开河的黄段子都是一种精神解脱。如果他们也天天沉寂无言,早就病入膏肓了。

    工地上适合睡觉的地方很多,比如预制好的混凝土管子里就是一个最佳睡眠场所。揪一条草袋子钻进里头,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因为那里既遮风又挡雨,还不受干扰。有的时候实在困得不行了,就和班长请假,谎称去医务所开药。班长虽然极不情愿,也只好说:懒驴上磨屎尿多,快去快回!

    主厂房前设备组合场大型设备的空隙里也是睡觉的好地方,那里阳婆晒不着,动静也不大。

    我有个师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在五六十米的高空上睡觉,躺在只有五十公分宽的混凝土横梁上歇息。每逢此时,我就坐在他的旁边和他说话,避免他睡着,因为一旦翻身下去就会碎尸万段。

    一次,他还在五十米高空的安全网里睡觉,他说比绳床还要舒服,吓得我心惊肉跳。万一系安全网的绳子开了,他的伙食账就算结了。

    冬季也有偷懒睡觉的好去处,那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的。包头二电厂有条专门通往包头第一、二机械厂的供热管沟。管沟里非常宽阔,每隔不远还有一个铁制的检修平台。管沟里温度适宜,正好在二十三四度左右。1966年的冬天,我和一大群师傅给汽车库上屋架,后来冻得实在呛不住了,我就领他们钻进那个管沟里暖和了一会。那天师傅们幸福坏了,都说,他们老家冬天如果能有这么个待处,给个大队书记也不换。

    那时,经常有师傅的妻子从乡下来探亲。有一个时期,时值工程高峰,工地上的住宿非常紧张,不得已夫妻俩只好挤睡在一张床上,外面挂一块床单。不要说亲热了,就是出气声大了大家都能听见。一天夜里,师弟小高高声对他们说:“你俩想干甚就干哇,我们的耳朵都用卫生纸塞上了。”惹得大家呵呵大笑。

    听电管局的总工们说,人家美国的建筑工人才舒服呢。八十年代初他们去美国考察人家输电线路的施工情况,羡慕的不得了。回来都说,人家修建高压输电线路时要先修一条沥青混凝土道路,道路基本上按线路的走向修筑,便于将来检修时使用。道路修筑好后,建设人员开着宿营车来,宿营车就是那种高级房车,工人们食宿都在车上。车上有电磁炉、电淋浴器、抽水马桶,甚至还有地毯,安逸的要死。尤其睡眠的床还是席梦思,因为人家美国的医学专家说了,睡硬板床不利于人的腰椎。

    我开始时不信:“美国工人真的有这么幸福吗?不会是人家布置好的,专门让你们看的吧?”一个很老的总工,曾经的右派说:“我们是随机考察的,人家不会作假!”我这才信了。

    事情又过去好几十年了,中国的建筑工人还是很苦。我家附近的那些工棚都是由草席或石棉瓦做围墙、脚手架做支架、石棉瓦做顶棚的,既不防风、又不挡雨。雨季漏雨时,被褥常会被淋湿。我每每看到那些午间在露天歇息的土眉混眼的工人弟兄们,就会想起我当建筑工人的那些岁月,我曾经和他们是一样的啊。



   后记:

    德国人贝恩德·哈格曼在北京、上海工作的6年中,一直感到不解的是:在每一个街角,中国人以奇怪的方式,睡在奇怪位置上,有些人甚至鼾声如雷。于是他把他们拍摄下来,取名叫“沉睡的中国”,生动地反映了数以百万计的疲惫的大众们是如何帮助驱动着这个国家的:
  
    公园里,孙女躺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奶奶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几个打工族带着孩子在街边入睡;夏天,商场里有空调。这位小哥靠着墙就睡着了。
  
    铺张报纸,大石头上也可以睡一觉;马路边两位“硬睡族”,看起来已经十分疲倦;这位大叔窝在公园健身器材里睡着;这位大哥歪坐在超市手推车上睡着了,姿势很是销魂;两个年轻人趴在长椅上睡着了;一个大哥坐在这商场小凳子上打起了盹儿。
  
    监控室里打盹儿的保安;一位姑娘在报刊亭里酣然入睡;某单位看大门师傅,两个椅子这么一架就开睡了。
  
    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车里睡觉;一个司机师傅在货车底下安了一张吊床,让人不禁担心他的安全;摩的司机就地取材睡在自己的座驾上。
  
    一位水产店的伙计,窝在一只红色塑料盆里睡着了;几个菜市场猪肉摊贩,趴在自己的摊位上睡着了;卖菜的摊贩也在摊位上呼呼大睡;凉席店老板躺在临时搭建的小床上呼呼大睡。
  
    躲在电话亭里睡觉的外来务工人员;坐在商场电梯口打盹的外来务工人员;一个搬运工师傅,枕着货物,在阶梯上睡着了;一个清洁工坐在地上睡着了;一位房屋补漏工趴在自行车上睡着了;一位工人以砖作枕,以砖作床酣然入睡。
  
    在路边长椅上入睡的农民工;睡在车后座里的农民工;在自己三轮车上入睡的农民工;一位农民工大叔沉睡在草丛中;在外找活干的农民工,光着脚丫,靠在自行车上睡着了。
  
    街头小贩头靠着竹椅睡着了;一位擦皮鞋的师傅,睡梦中还不忘抓着吃饭的家伙,怕被人偷去;收破烂的师傅躺在三轮车上休息;街边熟睡的流浪汉,袜子还破了几个洞;裹着棉被在街上蒙头大睡的人;一个乞讨的老人,把鞋子当枕头,在草地上睡着了。
  
    大巴车里酣睡的乘客;火车站候车室,熟睡的人们。
  
    远处拔地而起的高楼,正在被拆迁的老房子中间,一位拆迁户睡在沙发上。
  
    看完这些照片,多希望,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11 17:56:19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pk10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pk10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 秒速快3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